阿雅

不完美

科研科普的区别在于数学

转到正式博客上去了,在LOFTER我总太过感性。挥挥,两年后见吧!

挨栾一通臭骂以后反倒走出低谷了,然而现在还是落了进度,不知道答辩之前能不能完美的把所有知识点串起来,规划能力有待提高。
回家了一天,想通三件事:
我想出去闯一番自己的天地的时候,世界望眼欲穿,都是我的,社会化的追名逐利见风使舵使人目光短浅,资源争夺的效率是看清醒程度的。
朋友和人脉不是做好人做出来的,要点是你了解对方多少,能建立多少情感和实物联系。撒娇都是靠边站的方法罢了,没必要动不动觉得自己寂寞空虚冷。
不知道及时调整心里预期,只能造成抑郁和摸不着天地,降低要求和鄙视自己是两码事
最后就是,我学的这个东西真的蛮酷的,只要踏实的把每一个原理弄懂,那简直就是打开了数字化世界的大门。一想到很有用就不能对不起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呀,我还是太年轻。

栾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都报不完,他对我们太实诚了,特别无私的分享他的经验,他的做法,他的经历等等。甚至我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他会狠狠的抽一小时骂我,他让我意识到还有一种境界更高的活法,他教会我自学自立,虽然这段时间心情很黑暗,但是我真的觉得有必要记下这个事情。
他腹黑,自恋,但是从来不自私。
我至今没有送过栾任何东西,也没说过刻意巴结的话。他这么厉害,完全可以把我当个无足轻重的学生看,但是他说,杨同学,你很优秀,但是你要做到更优秀,要踏实,要有理想。他的恩情我一辈子报不完。

越来越喜欢自言自语,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啊,不至于吧😂
在宿舍很丧病的大叫我啊,好可怜啊,我想回家喝羊肉汤
走在路上拼命寻找美的感觉,特别珍惜在路上的时光
这个月拼命的吃,到目前大概花的700元全在吃东西上,一方面确实需要长胖,另一方面我的心灵超空虚。
觉得自己很喜欢自卑感性,一感性就规划东西,要是真去做了那就是在犯傻
专业被骗啊,所以才会变得被动,被别人指责这这那那,真烦,我的生命就是无限可能,你,就完美了么?
我从不会把别人当傻比哄,也绝不会再和任何一个把我当傻比开玩笑的人交往,我在家已经受够了,这种人渣能滚多远滚多远
其实我早就意识到我错了,不是吗?还坚持苦苦撑了这么久
有时太过真实会忘了自己是谁,这样把自己丢了,丢的这么廉价,狗都能骑到脖子上来
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浮躁这条路上走这么远,大概起源很早了,这个暑假爆发出来,这个周末又被栾骂了出来

补一些简单的概念,听基础专业课做笔记,通信原理的傅里叶变换终于搞明白了。背了两页单词,回看论文整理PPT时,突然大叫不能不能,想到栾早上说的电院在互联网加获金牌,真的好心动,我平时活的就是个和谐,要是真搞的又红又专的真不如直接死掉的好。
我觉得之所以那些人喜欢不劳而获,是因为人在天地之间时,真理就在那里,可以平静甚至充裕的活下来,人妄图骑在真理之上的姿态简直太丑陋了。但是为什么要努力呢,基因使然,人丑陋的挣扎会拉近自己与真理的距离,让自己活的更漂亮。。。我再说什么呀。。。

虽然很忙,但是每天一定要记录一些喜欢东西,当我困境的时候大概会有些启发。终于遇到了我喜欢的一名党课老师。他眼光的高远让我感觉自己最近追名逐利的,心浮躁了许多,没有了那种高远自由的胸怀,很难静下心考虑点更实际的东西。我初步把社会主义价值观和自己人生结合到一起。
其实想想脑子上不长脂肪也是有道理的,大脑最早衰老也是正常的。我现在只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能干出实事,解决问题的人,无论在这个圈子多少人喜欢吹牛,多丧,多能赚钱,多喜欢贬低我。我心中依然是那个卑微的自己,无论考研,考博,科研还是创业,一年20万还是一月6千。我对个人的要求就是改变自己的阶层,能像栾和他一样给人信念和安全感。让自己可以活的更高远更自由一些,不负自己也给我给养的社会。心里格局越小,越容易让自己陷入恶性循环,越容易产生各种疯癫的想法,这也是我入党的原因之一吧。
这个老师是敬文的班主任,真的好像熊配云啊,也是我们形势与政策老师。学会改变学会执行是他教我的第一课

今天的耐力注意力不太行呵,明后天还要上两天党课,得安排科研学习,考研复习和专业课复习。。。得补上来,有一个明白的反馈制度

在看«非负矩阵分解算法可靠性分析»。已经看到第三天了,这矩阵分解将用于脑电信号的识别,找参考文献,看了一下奇异值分解原理。落的东西太多,不仅是机器学习这块,还有线性代数也忘掉差不多。马上数学竞赛,一边复习考研一边准备,进度也慢。通信原理因为没有信号系统的基础和傅里叶级数的基础,看的有些吃力。关于论文啊,风格我特喜欢,想认准这个导师了,但是我觉得又可能能保研到南理工,这样大连理工又是什么地位呢。。很纠结。而且如果要读到博,我是不是我找个男票给我妈宽宽心什么的。。。

今天熬夜刷网课,主要成果为看论文,把算法和结构都看明白了,下载BCI2000,把校园逛了个遍,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样逛了。

悖悖论:

我的国庆

(朋友说你真的好宅啊,虽然你到处去咖啡馆,但也只是换个地方宅而已)

这几天已经被除了导师之外的人全骂了一遍了,搞不懂自己是不是在作死啊。。。又在浪费时间去摘星星,不怂不怂。来LO上打卡求监督,失败了也会像为理想献身一样。
今天«脑控机器人系统运动控制算法的研究»,看到模糊数学在脑信号处理中的应用,为了避免时延采用共享控制和模糊控制,看了一下MATLAB,第六章会用到仿真模拟,那是个自建的数学模型,程序不知道能不能编出来。模糊数学那看得太吃力了,精神恍惚,加油加油明天再战

明天把这十來叶再复习一下,高数考研课进展太慢了,明天生日,早睡了。